繁体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网站地图|RSS
请选择搜索分类 新闻 图片 图片模型 专题

做一个真实的人,李少钦畅谈家族背景

2017-05-19 17:04:30古汉台网
穿越到手机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更精彩

评论:0条评论字号:T|T

  时间:2017年4月18日

  地点:上海静安区香格里拉55层

  记者:王立鹏(以下简称‘记’)

  受访者:李少钦 (以下简称‘李’)

  本文由采访录音整理编辑

  “面向正当局看着她长大的叔叔伯伯们,她是广东地区最年轻的政协常委,而面向合作伙伴嘉华集团和郭广昌们,她是撬动国内外资本发展中国市场的年轻实干家。”

  记:李总你好,刚刚看到你走进来的时候,你的步频比助理和保镖快很多,是习惯吗?

  李:对,我比较少有整块儿时间用来健身,所以会选择抓住碎片化的时机,比如用快步走来让自己保持状态,对了,叫我少钦就行。

  记:好的,少钦。能介绍一下自己早年的经历吗?

  李:我出生在北京,从小基本都生活在部队大院,起床都是听起床号,现在不管睡在哪,到了大院起床号响的时间我就一定会醒,一直没变过。大学之前读书都没有离开部队的范围,爸妈不在家,放学回家就去吃部队食堂,每天晚上会被强制看新闻联播,其实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记:那应该受部队环境影响很深吧,小时候受的管制多吗?

  李:多。家里长辈和经常来访的叔叔伯伯们,经常谈事情很久,现在回想起来,他们的很多话题映照了现在的很多走向。大人倒不避讳在我面前说什么,那个时候我也意识不到,自己一直处在各种最新的政策资讯里。但其实从小听老一辈人讲事情、讲发展、讲变革,会学到很多经验,懂得辨析时局的规律,这对我做生意决策,有非常大的帮助。

  记:最早开始接触生意是什么时候?

  李:大学时期,家里提供资金,我开始投资金融产品,通过实践去感受资本运作的方式,尤其是,明白钱应该怎么配置,体会盈亏对自己心态的改变。家境比较殷实的年轻人做生意,最容易输在对亏损的体会上,做生意是锱铢必较的,不管你有多少钱,都应该追求最优配置,最少折损。我猜想家里是有这方面的考虑,所以大学毕业之后,安排我在家族的纸包装企业里面做基层管理,做实业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,钱从符号,变成了一个个环节明明白白的进出账,说白了,你亏了,知道心疼。

  记:所以在经营家族事业的这段时间,算是一个正式进入社会的缓冲?

  李:可以这么说,但是这个缓冲的坡度非常陡。将近十年前,我们家的纸包装生意是全国最大,整个上下游提供的就业岗位将近五万,但在我即将接手总裁职位的时候,碰上了08年金融海啸,原本既定的上市计划就搁浅了,如果达成,我将是中国最年轻的纸包装行业总裁。

  记:那是挺可惜的

  李:不全是可惜,回想起来,那段时间其实有着非同一般的价值,它帮助我在很早的时候就体会到了责任感。我记得一次股东会议上,给我倒水的阿姨,低声告诉我少钦多喝水,我当时猛地想起来,这阿姨在我们家工作最起码十年了,我小时候她就在,那一刻真的特别能体会到一名企业家,应该怎么去经营自己的企业,你要保护好自己的员工,因为真的有人会跟着你干一辈子的。

  记:我觉得你非常重视身边的员工

  李:对,我从来不会把帮我赚钱的人当做是员工,我从未有领导过他们,只存在指引。没有人可以被强行塑造,能成就自己的,只有自己。这也是我很想传达给现在年轻人的一个概念,能得到帮助的人,其实质是因为他们值得被帮助,先竭尽所能去成就自己,很多东西自然会来。

  记:我看到简介里有一行,介绍你有做慈善,累计有好几千万

  李:对,我的责任感不仅仅是对自己身边的人,过去十年,我用自己生意所得,的确资助了不少分布在全国的各界人士,他们接替我,去帮助更多的人,呈现出一种由点到面的扩散。但这远远不够,我目前已经积攒够了足够多的资源,已经开始着手想去做出颠覆性的改变,关于中国的教育和医疗领域,这个随后再聊。

  记:好的,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问题:财富对你意味着什么?

  李:五年前,我会告诉你,是满足感,因为部队成长环境所培养的集体意识与自律,我从来没有挥霍的习惯,但是财富的不断累积,的确具有象征式意义,尤其是我在天津做房地产的那几年,爆发式的增长,我痴迷于不断征服自己感兴趣的领域,尤其是最难掌控的商业领域。但现在,于我下半生将从事的事业而言,财富只是筹码,它让我有资格、有话语权去团结一些社会力量,不单单是我,中国希望回馈社会的精英阶层大有人在,但他们需要一个领袖。

(左二:李少钦)

(与嘉华集团高层)

  记:和嘉华集团的合作是出于哪些考虑?

  李:港商中,我非常崇敬吕志和先生与李嘉诚先生,你绝对想象不到耄耋之年的老人每天保持着怎样的活力在处理工作,亲眼所见,自愧不如。说到与嘉华的合作,不单单是中国大陆的各界领袖,其实很多在香港的全国政协前辈、人大的前辈、还有港商合作伙伴,都一直考虑促成以香港为枢纽的国际资本与中国市场对接,我们做这笔生意,瞄准了对中国医疗与教育社会保障体系的根本性革新。

  记:说实话,你会给我一种承载了很多压力的感觉

  李:哈哈,我很理解你的感受,自己“找罪受”是我的习惯,以前是赚钱,现在是创造,我很难停止去思考局势和方向。曾经有个朋友说我属于那种身体里住着80岁灵魂的人,这话不假,我平时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一个人独处喝茶,但其实是在思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。我从汤臣一品搬出来就是因为那到处都是熟人,难免非要寒暄几句吃饭应酬一下,不得清净。我的同龄人所过的生活,总结下来就是“追求快乐,逃避痛苦”,但有些东西,我觉得自己必须去承受,部队环境成长给予我的使命感,同时也觉得自己不能有愧前辈们所托。

  记:使命感,我觉得你不是在说荣誉,你是指自己的出身吗?

  李:只是一方面。我能走到今天,是很多叔伯前辈托上来的,这种机会非常难得,最核心的在于我所拥有的话语权,在我的层面,我能看到我的国家所缺失的、所不足的社会层面,我还很年轻,我有着足够的实力去影响年轻人,引导他们,去快速成就一些有些领袖天赋的人。年轻人是一个国家的血液,我有义务,让他们跳跃起来,替他们创造平台。成就一个伟大国家绝对不是靠那一小部分精英,是真正踩在土地上的是中国亿万的普通人。我今后的事业,就是要给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和孩子,以全面的社会生活保障,我擅长做生意,我将用最高效和可控的方式,让企业资本运作的获利去体恤到中国老百姓。

  记:我非常感兴趣你所说的这件事情,但我知道应该不能透露

  李:是的,但很快这件事情将会开诚布公的告诉每一个人,因为我所做的事情,为我自己,为所有支持我的人,更是为了打开一片新的格局。

  记:非常感谢,辛苦了,少钦

  李:不客气

网友评论

排行

点击评论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