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百年古柘树被连根挖走 唯一在册古柘树“落单”

  

唯一在册古柘树“落单” 百年老树被连根挖走

 

  李拥政珍藏的柘树老照片

  

唯一在册古柘树“落单” 百年老树被连根挖走

 

  被砍断的柘树

  

唯一在册古柘树“落单” 百年老树被连根挖走

 

  柘树根部被救活,但已从古树名木中去除掉

  一棵被列入古树名木的百年古柘(zhè)树,随着所在乡村被拆迁,不断遭到砍伐,最后连根拔起,从保护名单中被去除。一边是保护令,一边是各方相互推诿的“踢皮球”。本应前置的保护措施,成了“马后炮”,其中责任与担当的空白点,成为古树名木的保护难题。

  百年古柘树被连根挖走

  “两年前的这个时候,我家的古柘树被偷了,最后只找到树根,但是案子一直没破。”今年3月初的一个上午,45岁的李拥政站在一片废墟旁,扒开齐腰的荒草,试图寻找往日的遗迹,最后只能凭借记忆,追忆过往。

  西安市长安区大兆街办小井村村民李拥政,自打记事起,就知道自家祖宅西墙外的那棵浑身长刺的大树叫柘树,是他的太爷爷亲手种下的。

  “当时沿着围墙种了一圈,都是灌木,只有这一棵是成树。最后从根部横生出另一棵,也有碗口粗了。”李拥政颇为得意地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:2010年前后,县上下来人在各村普查古树,邻村一个厨师第一个就点名这棵古柘树。随后,林业局给树上挂上牌子,刷白了树身。

  2013年,李拥政被指定为养护责任人。“县林业局反复叮咛,这是受国家保护的古树名木。”当时县林业局还下拨了保护费,但李拥政执意不要,“祖上留下的古树,我作为晚辈去保护是应尽的职责。”

  《西安市长安区古树名木保护责任登记表》显示,这棵古柘树的编号为610116129001,传说树龄110年,保护级别三级,树高15米,胸径100厘米,冠幅东西12米、南北9米,整体生长良好,两大主枝,枝繁叶茂,果实累累。权属为李拥政家的私产。

  2015年7月村庄整体拆迁,打破了这棵树的宁静生活。李拥政上网一检索,得知柘树自古就是制作佛珠的优质木材,随着近年来佛珠手串的流行,价格更是一路走高。村民获悉李拥政家的这棵古柘树原来是个宝贝,都在猜想成交价钱,“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打听我家这棵柘树,西安北郊的人都知道了,这棵树当时名气大得很。”李拥政的兄长告诉记者,当时有人出价5万元要买树,自己一挥手让“闪远走人”。

  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却告诉李拥政,这棵古柘树是受国家保护的古树名木,不在征收范围。“按照搬迁计划,这棵古树还会留在原地,附近就是市政道路。”

  李拥政说,随着村民陆续搬离,他无法再看着这棵古树,但他始终惦记着。2015年10月,他发现树木的枝干被削去不少;2016年1月,树木枝干被削完,主干只剩下1米多;2016年2月24日,树木只剩下树桩;当年植树节前后,他再来看时,残缺的柘树已被连根挖走。

  西安唯一在册古柘树“落单”

  西安市绿化委员会2013年编撰相关资料显示,全市共有在册古树名木1082棵,其中柘树仅有李拥政家的这一棵。

  对于古柘树被偷,李拥政既心痛又无奈。“虽然我是古柘树的保护责任人,但是村子拆迁了,我总不至于搭着窝棚守在那里吧。”2016年4月7日,大兆街办向区委督查室的情况回复中表示,小井村属地铁四号线务段用地。2015年由航天管委会负责拆迁工作,大兆街办已于2014年11月将小井村、二井村所有土地移交,这棵古柘树留在原地保护。

  10月下旬,接绿化委电话,得知古柘树一个枝干被砍伐。街办安排林业干部三人及时勘察现场,并把情况回复绿化委。绿化委当时说要请示领导,决定该古树下一步将如何保护。

  2016年1月,另一枝干又被盗伐,只剩下根部以上一米多树桩,随后李拥政又写了报案材料,报到了区林业局及大峪派出所,大峪林业派出所认为此古树属于私产,应该归所在地派出所管辖。大兆派出所认为,根据《森林公安行政刑事案件管辖范围》第十七条规定,认为此案件归林业派出所管辖。由于林业派出所与所在地派出所管辖权限不清,致使在此期间,仅剩的一米多高的树桩也被盗伐。街办积极到区林业派出所、大兆派出所协商未果。

  2016年3月26日,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大峪森林公安派出所发布的《协查通告》显示:2016年3月12日前后,长安区大兆街办小井村一棵树龄110年、胸径50厘米挂古树名木标牌的古柘树被盗(用挖掘机和装载机等机械连根挖走)。

 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,当时悬赏5000元,请广大群众积极提供价值线索。没过三四天,有群众报告说,树根在不远处的垃圾堆里。区林业局立即将树根送到引镇一处树木保护基地,进行抢救。

  “从报案到立案这段时间,街办、公安和森林公安之间,确实有扯皮情况存在。类似案件该由哪家分管,我们也说不准。”长安区林业局绿化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由于古柘树被砍伐破坏,已经不具备古树名木特性与价值,当年年底经过西安市绿化委审核,已经从古树名木保护名单中去除了。

  花费3万余元救活古柘树

  媒体当时报道了古柘树被盗挖后的现场:在古树原位置,只留下一个深约2米,面积十余平方米的大坑,附近还有大型机械施工的痕迹。树坑中还留有柘树金黄色的残根。

  长安区林业局造林绿化科一名负责人表示,2015年年底,他们就接到李拥政反映,自家的柘树遭到盗伐,工作人员也前往实地考察过。因为附近拆迁,当初设想是在柘树四周建立护栏,把树保护起来。相关工作还未开展,就得知树木连根被人挖走了。

  根据陕西省古树名木保护条例规定,砍伐古树名木的,由县级以上古树名木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,没收违法所得,赔偿损失;砍伐三级保护古树的,每株处三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。由于没有调查清楚柘树是被谁砍伐,长安区林业局表示暂时无法实施处罚。

  记者日前在繁育基地见到了这棵已经成活的柘树,树身有一米高,四周抽发出的枝条已经长到50厘米左右。基地王经理告诉记者,“当初为了抢救这棵古柘树费了大力气,主要树根脱离土壤时间长,根系遭到严重破坏。园区特意请来高级工程师做技术指导,首先是防止根部继续脱水,在保湿的情况下,还要增加土壤的通透性。使用生根粉对古树的根部进行了处理,并给树体挂上营养液。1克营养粉就是20元,给这棵树就用了1公斤。花费了3万余元,算是把古树救活了。”

  西安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大峪森林公安派出所解释说,古柘树根是在距离原地百米外的垃圾堆后被发现的。5000元的悬赏金也没有发出去。经过调查得知,是附近工地的施工人员在清场时,把树根铲除掉了。施工前也没有人告知此处还有古柘树的根,施工的工人没有犯罪故意;其行为不具备非法占有为目的,所以不是违法犯罪行为,因此不构成案件。

  办案民警指出,李拥政签字同意撤案后,就可以打领条挖走树根。如果不同意,警方会继续调查。同时解释称,由于柘树丢失的时间跨度大,当时拆迁现场混乱,当地的监控也已经拆除,刑警队、派出所走访省内外木材市场和古玩交易市场,包括用了技术手段,依然没有找到有价值线索。

  散落古树名木保护陷入“盲区”

  在西安市长期从事手串文玩生意的周先生认为,这棵古柘树应该是被行内人搞走了。柘树与紫檀并称“南檀北柘”。柘木板材是做家具的稀缺优质木材,根雕工艺品和枝干做成佛珠,在市场上很走俏;因为柘树根皮为黄色,古代皇室的服装颜色就是柘树漂染制成。现代馈赠柘树盆景,具有加官进爵、仕途亨通的寓意和祝愿;近年有关柘树的根、皮、果、叶药用价值得到重视,特别是其抗癌作用被传说的神乎其神,在医药市场都是论克销售。

  面对肩负的古树名木保护重任,长安区林业局解释说,目前,对农田、农村村庄院落、道路两旁等社会上一些散落的古树名木的管护是一个薄弱环节,主要是树木分布广,专业人员匮乏,群众保护意识不强,缺乏资金,而且没有相关的管理条例,是一个管护上的“盲区”。一些地方的拆迁开发对古树名木保护也造成了威胁。

  “两年前这棵古柘树的丢失,引起了巨大震动,特别是媒体报道后,连市领导都作了批示。”长安区一位领导告诉记者。“对于百年古树被连根挖走,你怎么看?”还成为当年陕西、江苏两省公务员考试时政热点模拟题,“百年古树被连根挖走拷问管理之失”,也是安徽大学生村官备考热点。

  北京晨报评论员井彩霞认为:几个月的时间里,李拥政眼睁睁看着古柘从枝干到主干被一点点“蚕食”。这般珍贵的古树却在植树节前后遭此下场,让人痛惜。盗伐古树固然有不法分子贪婪的原因,但管理部门也难辞其咎。

  其实,即便当初林业部门及时给树加了围挡,古柘可能也难逃厄运。因为古树名木管理保护工作需要提前介入,与时俱进实现管理规范化、现代化,不断升级管理技术和手段,建立健全古树名木动态信息,利用如GPS电子坐标等建立动态监测系统,实现管理效果最大化,而并非给树挂牌、围挡、分个编号就算了事。

  古树名木是自然界和前人留下的珍贵遗产,因其不可再生性具有重要的科学、文化、经济价值。在全社会尚未形成保护古树名木的自觉性之前,通过法律规范、完善管理来保护古树名木显得尤为紧迫。文/图本报记者孙涛

相关新闻:

当日新闻: